时间无间的地理学:第三届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

一个宽大的屏风让人可以从两侧穿过,视觉上的时间无间,通过文字和蓝色,让观者在两个楼房之间视觉得到一定的休息,越过这个屏风是华侨城创意园的C2展厅,也就是主展览的地方——空间中的动画。

屏风和展览之间,是一个类似于亭台的间隔,一个休息的场所,通过草地和周围融为一体,包围着树木和街灯,设置的座椅和空间,适合摄影爱好者和家庭,这一包裹着软性材料的空间,让水泥和工业感的园区更温婉可亲。这是对人造物和工业现实的回应,另一个人造的开放的园——时间的广场。

观众可以从绿色的两侧进入展厅,并体会绿色中观看外部景色的突然,从圆形的窗格向外张望或窥看时,是对中国传统故事、园林的致敬,圆形所区隔的内外空间,变得通透雅致。

进门处是凯瑟琳•比约卡的作品《与四维相遇》,体会来自网络二次元动画和平面拼贴的戏谑呈现,一个简约的传统建筑、雕塑、壁画,一对讨论着关于无聊的动画人物,幽默感和荒诞的场景移植,行走在二维的世界,人会和四维相遇吗?时间是这个作品的指向,而时间作为第四维是需要观者来触发的。

向左走、向右走,都会与不同的艺术家相遇,凯瑟琳•比约卡的二维空间构建的三维是一个进出口,如遇到徐文恺的作品《双重》,是看到光和影,是与科技材料的极简和抽象的型相遇。如遇到胡为一的作品《低级景观3》,是与机器传动的剧场遭遇,转动的机器和实时生成的图像,将会构建一个小小的时间和空间的错位。如不小心进入伊夫•内茨哈默、伯恩特•舒尔的作品《云的陵园》,一个无限展开的空间,有序时间的动画剧场,将展览的内心无限的扩延,并形成与空间的对应,无限延伸的视觉空间和真实空间的对峙。

大卫•奥锐利的《全部》是一个动画到游戏的作品,被隐藏在胡为一机器装置的投影幕之后,简约的三维动画,不断旋转的场景,一个简短的小宣传,将转动着一个空间的角落,并让这个空间的出口消失在其后,从而介入空间的功能性,出口也就有了另外的意味,是通往真实世界,还是另一个童话故事?

大卫•奥锐利的旁边是安吉拉•瓦施蔻的《自然》、《医者》,是一个来自“魔兽世界”游戏的项目,微微上提的投影幕会让视觉从惯常的角度上扬,发现展厅的顶部结构。艺术家通过角色扮演,进入网络空间,并与他人交流讨论关于女性的话题,她创造的“魔兽世界性别敏感性与行为意识处”生成着这些讨论和作品,三维的联网动画,被遮蔽的真实面貌,介入女性话题的游戏讨论,都让这个作品处于“无处”(无间)的境地,并让现场进入游戏的通路,打开共感。

陆扬的作品《忿怒金刚核》将空间和视觉拉回到俯瞰,一个连通着神经学和宗教文化的作品,呈现着人体内在构造和精神性的科学图像,金刚肉身和科学的融合,动画类似医学说明的方式,展现着一个内观的现实,如同自身的镜像,即是身体的,也是精神的。

徐文恺的作品旁边,一个宽大的三屏幕作品《轻身而出》,是帕特•奥尼奥70年代初期的创作,特殊的摄影、化学药剂、磨片等处理方式,提供了一个逐个动画的影像作品,帕特通过复杂处理方式提供了一个二维平面化的影像壁画,是对电影逐格和时间之于动画的最恰当的理解。帕特的作品是平视的,与徐文恺、伊夫、孙逊的作品完成一个区域的空间和视觉上的起落,人是穿行其中的,思考极简的高科技材料,思考极简的手工方法和电影,思考光和影。

孙逊的作品《鲸邦实习共和国》是凝固在时间和空间中的,是一个静止的观念,与人的行动呼应,人是时间的刻度,是空间,而作品是空间和时间的坐标。横坦在空间中的手册,让人理解鲸邦的世界,一个处于公海中的世外桃源。悬置的旗子昭示着合法性,以及世俗世界的传统和审美,这个空间是三叠的,安静的与伊夫的菱形图案,与帕特的平面化电影,安静相处。

安吉拉作品旁边,陆扬作品的上首,是艾德•弗奈立的作品《精神:肉身盛宴》,小狐狸作为艺术家的替身,网络图像和动画,以及被编译的故事,都在述说着当代的焦虑感,既是精神上的,也是身体健康的。这个作品连接着陆扬的精神性和身体感,也连接着关于网络社群的工作的线索,和安吉拉的作品一致,讨论的话题从性别敏感到无性的自我焦灼。

从任意一个方向行走,都无法错过伊夫•内茨哈默和伯恩特•舒尔的作品《云的陵园》,而最终汇聚在展厅最后一个角落,刘毅的作品《一只乌鸦叫了一整天》,如同动画的帷幔静静的等待着观者,从其中穿行,或绕着走过。形式上刘毅的作品和徐文恺的一致,内容的巧思,作品结构的设置与胡为一接壤,其创作方法的简约又与帕特的作品呼应,这一现场创作的作品,构成了某种综合。

在没有路的地方,有一个很小的阶梯向上,这里本不开放的,是属于空间附属的库房,我和邵志飞先生选择了这里,呈现他和莎若•肯徳丁合作的《人间净土——扩增实境版》,这是一个来自敦煌220号洞窟的延展现实作品,穿过一个洞窟贴图的空间——如星门,人可以到达另一空间,空间中的暗示和图像需要iPAD来识别和延展,继续着对无间(无处)的理解,这一空间是混合的,库房的逼仄,和虚拟空间的幻化,构成一个整体。华侨城创意园的库房,也是连接着敦煌的时间隧道。

这个空间的光感是由蓝色引导的,蓝色的锥形构建了一个巨大的洞窟。屏幕的错落如同一个隐形的山水园林,观者需要俯仰拾取其中的风景,动画的图像和作品的材质,成为认知的媒介和自然的障碍物。一边是安静的,一边有些热闹。中心的作品俯瞰是一个菱形的钻石,如同镶嵌在空间中的眼睛,而从主展厅到仓库,从主展厅回到进出口,需要理解屏风、假山、九曲回廊的传统之精妙,幻化之无形。

时间、无间,是一个通过身体体感和思维的扩延来完成的体验,必须在展厅内,感知作品延伸的艺术家的创作线索,通过身体运动和视角变化构建的经历时间和空间的经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