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联合策展

联合策展Co-Curate是经常出现的一个词,特指合作的策展人,那么合作的策展人到底需要那些合作,以及如何达成合作呢?这直接指向了策展者的身份,及其联动的某些领域和机构。联合策展也可以成为一个被直接和间接委托的关系,并在项目中扩延。

策展人通常是给出学术框架的工作者,并对应艺术家的实际工作线索和潮流流向,有时候是观念先行,此类策展可以被看作是强策展。策展人也可以顺应艺术家的现象和现实,进行梳理和呈现。

联合策展不仅仅是对策展人提出的学术框架和方法进行补充,也可以是通过其自身的领域、地缘、知识,构建一个属于自身独立策展情况的工作。这些情况可以从威尼斯双年展中主展览和国家馆展览中有所发现。而威尼斯双年展国家馆的设置在政治上如同国家主权的处理方法,也让联合策展脱离了在意象上附庸的关系。这些都指向了关于如何分配权利、资源和知识构架的问题,这些也同样出现在任何一个展览体系的框架中,如何分配联合策展人,联合策展人如何在项目中获得应该有的位置和项目呈现,以及如何区别联合策展和策展之间的差异性。

来自机构的联合策展人,往往是项目中最多见的,联合策展人本身代表着机构的立场,也就自然的引入机构自身的资源和系统,如第三届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中来自瑞士傀儡动画节的安妮特女士,荷兰一分钟电影节的牟雪和朱莉娅女士,法国Le Fresnoy的刘真辰先生,香港录映太奇的梁学彬先生,意大利努奥罗美术馆的罗伦佐先生,摩登天空的策展人,都可以被看作是来自机构的联合策展人,她们各自代表着机构和个人构建的网络关系,有些直接呈现机构的内容,如瑞士傀儡动画节的最佳作品,就是这一现实最好的范例。而除此之外的机构线索,伴随策展人的工作,得到了有机的平衡。如荷兰一分钟电影节通过双年展发起了一个线上征集策展的项目,就是一个借助机构和双年展去发现和拓展的范例。来自机构的内容和知识,来自其他领域的内容和知识被整理呈现在项目框架内,这是联合策展人的选择,并通过其专业知识和方法来策划呈现。

联合策展的独立身份和项目,有时候是不依附于上述情况的,如廖文峰策划的GIF-ing项目,这是一个完全按照第三届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的时间框架和网络构架给出的项目,呈现一个以网络图像技术标准为基准的项目,并在其中发现国内外美学的新方向。这个项目直接作用在基于网络和手机平台的多媒介关系中,并不在空间中呈现,来回应关于基于时间(time based…)的概念。

联合策展还可以是有着更宏大历史观和艺术史理论基础的工作,并将这一工作带入到任何一个项目的框架中,这需要一定的知识和勇气,通过分析理解策展主题和双年展构架,来完善一个处于独立姿态,同时与总方向并存的状态。

联合策展不应该被理解为总策展人的附属,可以被理解为对整个体系、框架、资源和知识的完善,是任何当代艺术领域需要的联合工作和分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